阳小懿

我心尖上的人吶,是小寶藏

一些小感想

當我看完结局,很平靜地去拿草苺吃。
就轉身的一瞬间,没忍住放声大哭。
我妹还说了句:當你想哭的时候就倒立,眼泪就不会流(好像是这样的吧?)


真情实感地追了这么久,还不眠不休地補原著,到最後编剧你给我写了个什么鬼?C N M ?


算了,人间如此美妙,不能这么暴躁🙃


想當初,在老福特初见巍澜cp,惊鸿一瞥,就再也回不去。


我几乎每天都是对着手机姨姆笑,笑完了就等下一集。從一开始朱老师的那个初见赵云澜的眼神就告诉我,这絶不是普通的惊讶、奇怪,而是那种久别重逢时的难以至信和激动。这时我就知道,这人要火,这剧不会涼。


然后就拼命的補原著,拼命地追剧,
龙哥他打电话时手指在卷纸角,
bygg他面对沈巍時的那些小眼神儿,
辛鵬跟着大冰块时的害怕得颤抖,
江明洋放下身段的一句:长城好man哦,
高雨儿那种喜欢赵处卻不敢放肆的愛,
李砚求老李再给他炸一次小鱼干,
劉泯廷演的那种没骨气,
李思琪王超偉演的痴痴情深……


就这些,反正我是忘不了了,就是老了跟自己孫子说也能从头讲到尾一字不漏的那种。


镇魂的火,不是沒道理的,他的火,是因为每位演员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一个个活在书中的角色带出来,给予他们呼吸心跳,和七情六欲。该心疼的你心疼他,该厭恶的你厭恶他。


看,他们做到了。


老实说,镇魂改的真不好看,特别是後期,很明显有改善空间,可是,我卻在这不好看的东西里看出了台前幕后的一颗真心,所有人在资金短缺的困境里都抱着一种“尽量把他做得完美”的心态。我很高庆工作人员们没有自暴自弃,继续坚持到底,把镇魂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我们。


从女孩变成女鬼,女鬼变女神,最后进化成女禍。我很开心能在2018年的夏天遇上这么多同好、朋友,吃了这么多糖、刀。


这个夏天我没浪费,我真情实感地爱上一部剧,镇魂。


以后,只要镇长喊一声,万神呼应!






考完试了,出去浪是一定的
 
可我为啥要穿长裤?还是紧身的?
 
香港的鬼天氣╮(╯_╰)╭
 
我感覺就北極馆的动物更可愛
 
重點是冷氣
 

 

【日记系列】忘机日记

·这真的只是一本日记
·不知道算不算ooc系列
·不知道还有没有下集系列
·想吃糖的,糖在最下方
·食用愉快


--------------------------------------

  四月二十八日 晴

  今日各世家将世子们送来云深不知处,大多讲礼、听教。除了云梦江氏的魏婴,爱调皮、捣乱,叔父很是头疼。他很吵,我不喜欢他。

  四月二十九日 晴

  今夜是我巡夜,魏婴出去,卯时未归,不允入内,其罪难逃。我上簷,发现其手中拿着几坛酒,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再口出狂言,忍不住,相互动手。

  四月三十日 雾

  魏婴再口出狂言,叔父震怒,让他滚,当真滚了。

  叔父罚他抄《上义篇》三次。

  五月三日 晴

  评级了,有世家弟子藏于袖口的字条被我发现,举发后,叔父认定乃魏婴所为,被罚抄《上义篇》和《礼则篇》。

  由我监督。

  五月四日 晴

  罚抄时,魏公子向我道歉了,叫了声蓝二哥哥。不过话还是太多了。

  五月十一日 晴

  今日魏婴划了我的样子,惟妙惟肖,他同我说了两句,才发现他已抄完了,明天就不来了。本想好好待他,他却往我书中放那东西,不可原谅。

  五月十二日 晴

  今日与兄长前去抓水祟,魏公子说要一同前往,我不愿,兄长却道他知道我心里想和他们一同前去。

  我心里,好像是这样想的。

  他的佩剑名「随便」,挺随便的。人也随便,经常去逗那良家少女,人家还送了他枇杷。我也想吃。

  原来,魏公子挺聪明的。

  五月二十日 晴

  魏无羡又带着世家少年出去了,临走前,送了两只兔子。很可爱。

  他又说那些东西了,我忍不住,赶了他出去。

  魏无羨也挺好的。

  七月十日 小雨

  今天,无羡和金子轩打了一架,因为江厌离。

  他师姐对他很重要。他被叔父罚跪时毫无悔改之意,在挖蚂蚁洞。

  以后,我可能只能在清谈会上见他了。

  四月五日 阴

  今夜是我巡夜,经过那墙簷,突然好想再听听无羨耍嘴皮子时的声音。

  八月十九日 晴

  岐山温氏举办百家清谈大会,云梦江氏来了,无羡来了。

  他,把我抹额扯下来了。

  其他子弟都说我生气了,其实只是害羞。我不知要作何反应。

  有一个问题,我不敢问兄长或叔父。

  无羨扯下抹额,是不是以后他就是我的?

   九月五日 晴

  温狗欺人太甚。总有天要向他们讨回来。

  希望无羡没事。

  十月八日 晴

  温狗厚颜无耻,枉为百家之首。

  无羨也来了,今天午后他关心我的伤势,无羨还说,要背我。很好,谢谢你。他又调戏女孩了。

  温晁说要夜猎,却仗势欺人,要将绵绵放血引诱夜猎对象。还派温逐流突袭无羨,幸好他没事。无羨却逞英雄,替绵绵挡下那铁烙。温狗当真狠毒,还把洞口挡住了。

  无羨,一定很痛。

  不能再让无羨受伤了,我替他挡下玄武的一记攻击。为替我疗伤,他又把我的抹额扯下来了,还脱了我衣服。我也替无羡敷药了,父亲不在了,兄长失踪,他不能有事。

  十月九日

  洞中不知天气。

  腿伤慢慢好了,无羡不在我眼前胡闹,很安静。

  看样子,要和无羨在洞中待一阵子了。

  十月十一日

  我与无羨打算主动攻击玄武,尽早出去,毕竟这样谁也撑不了多久。

  成功了,玄武却兽爪狂拨,震塌了水下的岩石,逃生水洞堵住了。

  无羡的伤口恶化了,怎么办?他连自己也照顾不好。

  他在我腿上睡着了,我摸了他的头。我以后要护他周全。

  他说要我唱歌,我唱了,他问我歌名。他没听清,睡过去了。

  歌名,忘羨。

  十月十三日 晴

  得救了。

  十月二十八日 雨

  云梦江氏,出事了。
 

  江宗主、江夫人不幸落难,无羡失踪了。

  无羡,你要好好的。

  十二月二十五日 小雪

  无羡,还是没有消息。

  我说过,要护他周全。

  一月一日 大雪

  新年了,无羨你过得还好吗?

  一月二十九日 阴

  岐山温氏,终究没落了。

  找到无羨了。

  当初在云深不知处叔父担心的事发生了,无羨他,修鬼道了。

  假如,有一天,无羡站在了修真界对面,我蓝湛承诺,绝不害他,我会帮他、陪他、支持他。

 
  哪怕他要毁灭一切,我蓝湛,不悔。

  四月三日 晴

  无羨终究还是成了众矢之的,穷奇道伤人七十有馀。

  我相信,他本意不是这样的。

  四月四日 晴

  各家各派于点金阁内商讨如何对付无羡。

  可笑,点金阁内一群人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还不如一介女流之辈。

  无羨助他们一臂之力击退温狗时,身上伤痕累累,他们拍手叫好。到如今,无羡不过是去救救命恩人,却被人说是滥杀无辜。

  他不过是,报仇而已。

  五月十一日 阴

  温宁误杀金子轩。

  旁人对他只有一句:"丧心病狂的夷陵老祖魏无羨。"

  这不是他原意。

  五月十四日 晴

  血洗不夜天,江厌离去了。

  无羨,乖,没事,我在。

  五月十五日 晴

  原来,铁烙烙在身上,是很痛的。

  你当时怎么就硬撑着。

  五月二十六日 晴

  无羡,等我养好伤,就带你去找个朴素平凡的村庄,过男耕女织的生活。

  六月十日

  无羨,今天我去了趟乱葬岗,你不在。

  你在哪?

  六月十一日 雨

  问灵无果。

  无羡,你到底在哪?

  七月九日 雨

 
  天子笑,很好喝。

  抄家规,很辛苦。

  枇杷,很好吃。

  九月九日 雨

  兄长找我。

  火盆、线香、香烛、纸钱一样不缺。

  他没死。

  一月一日 大雪

  无羨,还记得温宛吗?

  他改姓蓝,字思追,他过得很好。

  五月二十日 晴

  你送我的那两只兔子,死了。

  没关系,我新买了两只,一雌一雄,来年,应该会有很多小兔子。

  十二月二十三日 小雪

  思追大病一场,昏昏沉沉时口中不断念着你。

  你回来,见一见他吧。

  八月二日 小雨

  今日出去夜猎,见了一户人家。

  孩子机灵可爱,夫妻和谐。

  待你回来,我们也收养个像你一样的孩子。

  四月二十八日 晴

  问灵无果。

  十二月三十一日 阴

  第四年,问灵无果。

  八月十五日  晴

  本该人月两团圆的,你怎么就不在了。

  该回来了。

  十二月三十一日 大雪

  第八年,求你,回来。

  十二月三十一日 大雪

  第十年,快回来。

  三月二日 小雨

  求你。

  四月二十八日  晴

  你回来了。

--------------------------------------------

  "蓝湛,蓝湛,我问你啊,像你这样的人会有遗憾吗?"

  蓝忘机只静静地看着魏无羨,不答。

  魏无羡一挑眉,笑道:"不答,就是有喽!含光君,小声地告诉我嘛!"

  蓝忘机却突然紧握着魏无羨的手,缓缓道:"没有了,你还在,就好。"

---------------------------------

  正值盛夏,酷热难耐,蓝忘机给自己女儿冰镇了枇杷,小孩子见了欢喜,老老实实的挨着父亲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便一下一下地点着头。

  这是困了。

  蓝忘机便干脆让她枕着自己大腿,睡午觉。他轻轻地拍着女儿手臂,一边哄着女儿:"怀儿,睡吧。"

  安静的时光不过一柱香,便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

  "蓝湛,蓝湛!我……"

  魏无羨见到蓝忘机把食指放在嘴唇边,示意安静,再看了看睡得正酣的女儿,便放慢了脚步。不过他身后的糯米团子反应不及,撞到了自己爹爹的腿,跌坐在地。

  蓝忘机皱了皱眉。

  魏无羡一把抱起儿子,道:"蓝湛,我带他出去玩了啊。"

  蓝忘机把目光重新投放到女儿身上,道:"去吧。"

  魏无羡一声:"走喽~"就把儿子抱到肩膀上,肩上小儿欢呼着,蓝忘机的嘴角也向上扬了扬。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

回看魔道,书中时间线大多是乱的,我也只能尽量让它看起來合理,欢迎捉虫O(∩_∩)O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新年礼物(短片{新年倒數}

祝大家新年快乐!🎄🎁
刚刚萌上这一对,实在管不住手啊……
反正我在这里,就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最后,疯狂比心💓💓💓💓💓💓

~~~~~~~~~~~~~~~~~~~~~

    时间回到1997年最后一天的最后十分钟,M镇上的男女老少都结伴来到了M镇最大的一个花园迎接新年。音响铺的鸥美人还特地拿来了最新款的收音机,让其他人也能一起倒数新年。

  坐在一旁的白状元挥动着两枝仙女棒,无奈的看着一旁正在喝可可的鬼少女。也许是可可的原因,鬼少女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粉红。

  他对上她的眼睛,那双眼就如清澈见底的湖泊中养着价值不菲的黑珍珠。
 

  白状元知道,那个奶声奶气,会跟在他身后要糖吃的小妹妹已经长大了。

  鬼少女看着在一旁跟父母玩耍的小孩,忽然觉得自己好孤单,便唤了白状元一声:"小白,陪我玩。"

  白状元把仙女棒递给她,鬼少女有点烦躁地接过还在燃烧的仙女棒,开了口:"小白,我是真的好孤单,你会走吗?"

  "我会走的,我会去北京,去看一看首都,去看天安门,去看下雪的老胡同,"

  白状元看了看鬼少女的神情,认真地道:"然后我就去开一间火锅店,我当老板,你就去帮我管帐,怎样?"

  鬼少女明显被吓到,连忙摇手:"不行的!我…我不会算数的!"

  鬼少女明显没有听出白状元的意思,他连忙解释:"不是,我,我的意思是你来当我的老……"

  话还没说完,白状元便被人群的喊叫声打断了。

  "快快快!一起倒数!"

  白状元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鬼少女拉到人群中。看着始抓住自己的手,白状元突然觉得这些话不急在一时说,之后还会有机会的。

  "鬼鬼,新年快乐!"

圣诞礼物:腦洞×3

大家圣诞快乐🎄 先在这里表白双北圈内的各位大大, 你们写的文的質素都太高了!所以…… 现在这里有两个脑洞,也寫了个开头 希望有哪家大大看合眼了就領去,这些脑洞都是我姐喝酒喝醉了想出来的(划掉 也是很久之前想出来的                         也没什么规矩,有想要的就在下面留个言吧,写完了记得爱特我!!!                 ……………………………………………………………………………………………………………………………………………………………………………………………………  民國
  深夜十二点,最热闹的莫属百乐门,那是老上海独有的一种魅力,可总有人為生存而努力拼搏,商业区便是第二个不夜城。
    
  这几天经济下滑,新政府的经济急救策略未见成效,有许多大公司正拚命挽救他们的经济状况。
      
  撒贝宁刚毕业,却遇上经济下滑。他却是幸运的,又或者说他这一辈子都活在幸福里,他毕业不过半年便被大公司录取,今月月底他正式上班。

  "何先生,夜深了,该走了。"撒贝宁轻声提醒何炅,何炅抬头见来者是撒贝宁,便听他的话。
     
  何炅一边收拾着桌案上的东西,一边问:"小撒,你为何还是这般生份?"何炅见撒贝宁有些不知所措,便轻轻笑了两声:"对了,你怎么也留到这么晚?"
      
  撒贝宁关了办公室的灯,道:"执行部门迟了送几份要处理的文件来,处理完便这么晚了。"
     
  何炅正站在走廊外等撒贝宁锁好门,见这刚出社会的年轻人被现实世界折腾得不成样子,便安慰道:"他们总是这个样子,"又顿了顿:"要不要出了这法租界去喝绿豆汤?我请。"
     
  他想了想:"好。"                                                                           ……………………………………………………………………………………………………………………………………………………………………………………………………又是民國 
  數著日子他投身軍隊已經三年了,日子是一天一天地過去,他寄來的家書只有兩三封,書中內容不過叫他安心 , 除了這些,在軍中生活的情況一概不讓他知道,試問他怎能叫何炅安心。
     
  何炅摩挲著他寄來的家書,一字一句地認真讀著。這時牆上掛著的日曆被窗外吹進來的風吹起,發出颯颯聲響,何炅冷得直打哆嗦。他急急忙忙地跑去關緊門窗,一扭頭,便注意到那在牆上掛著的日曆。
      
  "才三月啊……"  ……………………………………………………………………………………………………………………………………………………………………………………………………接下來前方非戰鬥人員請迅速撤离!僧俗戀來了!                                     
  这所古老的寺庙里有一处叫作"明镜",一般那些小和尚都不会想来这里的,因为这里是老和尚罚那些没做好早课或是没抄好佛经的小和尚的地方。
       
  撒贝宁是老和尚座下最得意的弟子,除了八岁那年他要帮助老和尚把明镜里的佛经都搬出来之外,他就从来没有进过明镜了。
   
  他虽年少,却非常沉稳,眼眸里是一片澄明,不曾被世俗所污染。
     
  老和尚出去修行了,只留撒貝宁一人在寺院裏主持大局。 …………………………………………………………………………………………………………………………………………………………………………………………………… 还是那句,写完了记得艾特我!!!
 

落寞·二

嘻嘻~又是我!
这次我凑别脸的又来了,这篇是非常难得的续集!
我想,应该可能或许会有下集吧……
如果有,应该是刀子了……

最后!最后!最后!别脸的求小蓝手小红心!

~~~~~~~~~~~~~~~~~~~~~~

 
    正是中午,阳光大方地挥洒在东宫的每一个角落。阳光穿过层层樱花树枝桠,映到太子妃身上。簇簇桃花使太子看不清太子妃的模样,只隐约听到:"阿果,乖乖,快来这边,这边有好吃的鱼干!"
      

  阿果?应该是那只猫的名字吧。
    

  那只猫听到有鱼干吃后,立刻从树枝上下来。难为我们的太子妃,只有她一个人还晾在树枝上。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阿果,我下来后一定会收拾你!"说完,太子妃便树干爬下来,不消一会儿便已安全着陆。看样子她应该是很有经验了,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可是旁边的娟娘便不同了,一直在说:"太子妃小心!太子妃你慢些!快去找人扶太子妃下来!"
       

  其实何需担心呢?太子妃可是爬树高手。
    

  撒太子决定在这时候打扰一下她们。
   

  娟娘见到太子,仿佛见了鬼似的,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要对太子行跪拜之礼。太子妃则是懵懵懂懂的看见身后的人全都跪下来,她才意识到自己也要跟着跪。
   

  这太子妃怎么傻傻的啊?以后有宴会要怎样带着她去?
   

"起来吧,无需多礼。爱妃,母妃带来了些糕点,特让你我二人一同品赏。"他还特意去拉她的手,但这个榆木脑袋似乎不太懂太子的心思,她整个人就站在那,丝毫不懂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
    

  然后,她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太子的手给推开了。
    

  太子自己都能感觉到面上的青筋跳了跳。
      

  "你不要捉我的手,我的手很脏。"
     

  太子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一会儿吃糕点的时候就得两个人去洗手了,浪费时间。"
    

  娟娘不敢看太子,马上领着太子妃去水井旁打水洗手,中间还叨念着些什么。然后太子妃就一面不情愿的走了过来,好像还生着气,小脸气得红彤彤的。
   

  太子觉得,她有些可爱。
    

  她不情愿的开口道:"回太子,本宫正打算回寝宫换一身衣服,还望……"
        

  他却直接回答:"不必了,太子妃这身布衣也没什么问题,看着反倒更舒服。"说罢,太子便拉着她的手,到石桌那边吃糕点。
  

  她迫不及待地打开食盒,拿起蛋黄酥来吃。虽然她的吃相很是难看,但看她那吃得满足的模样,太子也很开心,是发自内心深处的那种开心。
  

  "你看看你,都吃成小花猫了。"自袖子里取出手帕,替她抹去糕点碎屑。她好像有话要说,但太急了,一不小心咽住了,太子赶紧给她倒了一杯茶。
    

  "太子,你好像我阿爹啊,看着也像。"她依旧吃着糕点,没有看太子。
  

  太子突然想起,调皮可爱的五妹告诉自己对待女生应要如春天般温暖。
    

  她抬头看了看他,说了句:"你不如叫我鬼鬼吧,我哥哥也是这样叫我的,那我要怎么叫你呀?"  
  

  好吧,哥哥比阿爹要好,于是太子回了她一句:"你不如叫我撒撒吧,我母妃在小时候是这样叫我的。"
    

  她笑了笑,太子这才发现原来她笑起来是有酒窝的。这样的她,真的很可爱。
   

  "撒撒,那我们约定好了,除了在其他人面前,你都要叫我鬼鬼!"
   

  也就是在那时候,太子爱上了鬼鬼。每当有什么赏赐时,我总会向父皇多讨一份,鬼鬼看到之后总会对他微微一笑。

  嗯,值得了。
  

  也有些时候他们会一起换上平民穿着的布衣,一起在后花园练武,有时候他教她剑法,可她是东溪派的关门弟子,剑术箭法都比他好。

  这天太子正在和群臣议事,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嬉闹。探头一望竟是小鬼来到了这议事厅,正在和小太监玩耍。

  两人正在逗猫呢,本来这猫是有心情去应付两人的,可没过多久,这猫就拿屁股对着小鬼和小太监了。可怜我们小鬼,无论用什么方法逗那只猫也没用。

  太子忍俊不禁,却让小鬼发现了自己,她冲太子微微一笑,然后急步跑过来,太子赶紧让群臣离开。

  "小鬼,你怎会来这议事厅?"太子笑盈盈地跑过去,自怀中取出手帕替她擦汗。

  她却二话不说,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跑,跑到差不多进城的时候,她才解释道:"今日有灯会,我你去赏灯!"

  "等…等等!我要换衣服啊!"

  灯会上, 那些花灯恰似繁星点点,上面画着一帧帧家传户晓的故事,有牛郎织女,霸王别姬,也有些说不上名字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她一时兴起,讲故事讲得眉飞色舞,太子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当她吃东西吃得满嘴都是,他便拿出手帕为她擦干净。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忽然鼓起勇气道:

  "小鬼,我想要照顾你一辈子。"

  他伸出手来,拂上她的脸庞。小鬼不知所措,只见一抹红色上从耳根蔓延上脸颊。

  不知道怎么了,他很害怕,心脏突然加快节拍,快得害怕是要去见佛祖了。
       
 
  小鬼一动不敢动:"你等一下……"
     
 
  她突从怀中掏出一块貌似绢布的东西,硬塞在太子手中,然后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原来那东西是荷包,上面上了一对鸳鸯。虽然手工参差,但仍看得出她有努力过。里边还放了一些东西,倒出来一看,是几颗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落寞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啥玩意,就是在偷懶的时时候的一个脑洞吧……
P.S 可能沒有下集

---------------------------
 
 
山崖上寸草不生,只有风声猎猎作响,一轮明月升起为苍凉大地带来一抹温柔的月牙白,山崖下是湖国帝都,有一两家人偶尔伴着婴孩哭喊而灯起灯减,每个人都为生存而努力拼搏。
   

  吴映洁站在山崖上,感受着这一点生命的朝气和自己最后的自由,眼泪不争气地落下。
    

  她好恨啊,好恨自己身为吴氏一族最受宠爱的幺女,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她哭过、闹过、求过,却依旧不能改变事实,就在自己母亲哭着劝自己不要再耍小性子的时侯,她想起了自己的表姐。
   

  吴映洁只依稀记得自己表姐是个善良温柔的大姐姐,每当自己被顽皮的小表弟们欺负的时候,表姐总会替自己赶走小表弟们再来安慰她。可是有一天,表姐失踪了,当天晚饭过后,有小厮在父亲和叔叔的面前说了几句,父亲便让我们都回到房间去。
    

  吴映洁是最后一个回去的,就在她踏出门槛的那一刻,她看到迎面的是满身伤痕累累的表姐和一个被打得血肉模糊的男人。虽然如此,但表姐依然紧握着男人手,脸上不是恐惧,是幸福和安心。
         

  几天后,表姐便面无血色地穿着凤冠霞帔嫁入后宫了。吴映洁一直不明白,要是表姐喜欢那个男人,就嫁给他啊,为什么还要去嫁入后宫?
    

  今天,吴映洁明白了,表姐是用自己的自由换取了那个男人的平安和家族的未来。可是,表姐终究还是不能如愿以偿,那个男人听闻在去燕州的路上被一群山贼杀死了,死相极其恐怖。巧合的是,这消息是在表姐顺利诞下小皇子后才传入各人耳中的。
   

  但事实哪会这么简单?
     

  吴映洁打开酒瓶,空气中便弥漫着一阵浓郁而绵长的香气,入口后酒的浑厚十分明显,余香可是久经不散。
   

  小鬼不顾身后是碎石块,直接便躺了下来,虽然她穿着小皮甲,可那些石头还硌得她生疼。灌了自己几口,小鬼便觉得看东西已经看不真切了,蒙蒙胧胧的,好像还有重影。
   

  "喂,给我来一口呗。"
       

  小鬼立刻惊醒,警惕地看着眼前人,又将酒壶紧紧地护在自己怀里:"你谁呀?"
    

  "一个不开心的人,和你一样。"
  

  小鬼听到这句话后"嘻嘻"的笑了两声,又踉踉跄跄的走到那人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他。
    

  "你也不想成亲,对吗?"
   

  那人苦笑几声:"对呀……"
   

  "那你没有去求你爹吗?男人可不像我们这些女人,他们的发言权可大了!"小鬼瞪大眼睛,又用手比划,深邃的眼眸里是一种令人感到安心的纯真。
        

来者感受到这种纯真,心中的那份不安和苦涩也渐渐放下:"我不喜欢和我爹说话,和我嫡母也是,他们说话总是带我在绕圈子,绕了一圈后意思就是不行。"
    

  "也是……"小鬼趁着他不在意,一脚往他的膝盖上踢,那男子失了平衡,整个身子往后摔。背后传来的痛楚是钻心的痛。
    

  小鬼笑着看着他:"很痛吧,可痛总比死了要好。"
     

    双凤翊龙冠,以皂縠为之。附以翠博山。上饰金龙一、翊以二珠翠凤,皆口衔珠滴。前后珠牡丹花、蕊头、翠叶、珠翠穰花鬓、珠翠云等。三博鬓(左右共六扇)。有金龙二各衔珠结挑排。
    

  十日后,吴映洁便是穿着如此华美的礼服嫁给了湖国太子,她端端正正地坐在轿子中,就如一朵盛世牡丹。手里紧紧的揣着由一位全福太太绣的帕子,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自己过了这个晚上便是太子妃,日后还可能会成为皇后。
    

  算了吧,今天的事今天想,明天的事明天愁,她现在要做的是做好一个太子妃。对吴映洁来说,一顶红轿一袭红衣,从此以后,吴氏才是她的名。
     

  吴映洁被喜娘领到婚房后喜娘便指示小鬼坐到床边,百子被下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硌着她,吴映洁只觉得很不舒服。头上盖着的那块正红蜀锦阻隔了视线,吴映洁只闻到房间里幽幽烧着的檀香。
     

  不久,有人进来了。
   

  喜娘满意地站在一旁,她身后的婢女端着托盘恭恭敬敬地上前轮流侍候。吴映洁本来就没有牢记大婚流程,所以全程她就像个娃娃一样让人摆布。
   

  等到喜娘退了出去,撒太子便吹灭蜡烛,拉过被子的一角昏昏睡去。
    

  吴映洁不知怎的,突然觉得鼻子酸溜溜的,仿佛一眨眼就会落下眼泪。 
   

  撒太子娶了一位太子妃,已经一年了。她是吴家人。刀枪剑戟她样样精通,但最擅长的还是箭法,箭箭中靶心。
   

  这位太子妃粗鲁得很,完全没有半点太子妃该有的仪态。每日睡到日上三竿,甚至连最重要的请安她也可以忘记。撒太子叫她绣个荷包,却整整绣了十日。
         

  鬼家女儿真的是大家闺秀吗?抑或是将军将他的女儿当作是儿子来养?就算是公子也不会如此失态呀?可能,她不过是父皇送来太子身边的绊脚石,父皇一直想平衡朝局,而皇室的婚姻,便是最好的一个机会了。
   

  也罢,撒太子不是像二皇子那样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人。你说他傻不傻,为了个农家女子,竟甘愿舍弃王子身份,沦为一介草民。
     

  他还记得,二皇子离开皇宫时自己问他:"你后悔吗?"
  

  他回答:"玉树歌残声已陈,南朝宫殿柳条新;福王少小风流惯,不爱江山爱美人。"
  

  哈哈!好一个不爱江山爱美人。明明自己是除了撒太子以外最有名望声威的一位王子,他连争也不愿争,直接将皇位拱手相让于他人,真是好一个不爱江山爱美人。
        

撒太子看了看二弟潇洒离去的背影,再回头看看巍峨的宫城,突然有些感慨,低问了问一直在身边的炅谋士:"先生,假若有一天我让你选择江山还是美人,你会选择什么?"
     

  他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回答。也是,这答案就连个三岁小孩也知道吧。
    

"殿下,那就要看看这位美人值不值得了。"炅谋士突然开口:"倘若只是爱慕她的美貌,那当然是江山了。但若真正喜欢她的本质,那便是用十个江山也换不来的。"
     

  可无论如何,撒太子还是觉得自己会选择江山。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撒太子随众大臣到殿上商议政事。难得的是,东西两党竟停止相争、政事也不过是兵部要增添新兵器、工部打算在城西的一座大山挖掘隧道。父皇见今日难得无事所议,便早早退朝。
    

  撒太子见尚有时间,便入宫去见见母妃瑾妃。母妃宫中的梨树已经开花了说明春天已经到了。东宫那株百年樱花树也该开了。
    

  那株樱花树是前朝开国皇帝在东宫种下的,经历前朝大小事, 到现在已经整整五百年了。据说在那个樱花树第一次开花时东宫便经历了一场火灾。整座宫殿已变成颓垣败瓦,唯有那株樱花树依然伫立,凝视着东宫。
     

  瑾妃见太子来探望她十分欢喜,急急忙忙地让宫女端出许多点心来招呼我。太子笑着吃下,临走前瑾妃交给太子一个食盒,说是太子妃的。
    

  "太子妃待人是用真心来待的,你不要辜负人家。"
    

  母妃,无论她再好再真,她也不过是个绊脚石而已。但这句话太子最后还是不敢说出口,在人前他必须是那个和太子妃相敬如宾的好太子。
     

  回到东宫,撒太子决定去看看那株百年樱花树,顺便把食盒交给太子妃。可是还没有进到太子妃的玉胡宫,便听得玉胡宫中传来一阵宫女们惊呼声,当中还夹杂着笑声。那笑声很清很脆,如银铃般。撒太子发誓,那绝对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声。
  

  撒太子循着那笑声,一直到玉胡宫的后院。原来是太子妃为着一只西域进贡的猫而爬上树。
    

  她不同太子往日见到的模样,一头青丝用简单的发带系起来,穿着的衣服也不是平日光鲜亮丽的丝绸,是平民百姓最常见的棉布,腰间还缠着一条小皮鞭。
   

  那是第一次,他第一次看见有女子露出白皙的手臂伸手爬树、脱掉鞋袜去奔跑在草地上。一个大家闺秀竟然不守规矩,可她的不守规矩,却是这容不得半点笑声的东宫中最后一点色彩。
   

  他想,她也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为我带来色彩的人。

祝瑤妹生日快樂!一定要當一個天天好心情的瑤妹喔!

请关注我们处女座